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179|回复: 1

赵可金:奥巴马亚洲之行的战略意图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4-30 10:1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在乌克兰局势复杂难测的背景下,美国总统奥巴马开启了他的第五次亚洲之旅,前往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和菲律宾。奥巴马此行所为何来,国际舆论众说纷纭。作为一个重视美国国内事务的总统,理解奥巴马亚洲之行的关键是美国国内政治。尽管美国在全世界承载太多的责任,几乎所有国家都对美国的战略走向高度关注,但对于饱受全球金融危机打击的美国社会来说,国内问题永远是最重要的,一个不为美国利益奔波的总统,免不了要受到舆论的批评和指责。

  作为一个强调振兴美国经济和改革美国制度的领导人,奥巴马对此有着更深的理解。自当选总统之后,他就表现出对外交事务的漠视,毫不犹豫地把外交事务的主导权交给民主党内的大佬希拉里 克林顿和约翰 克里,而将国家安全的责任直接授权给共和党人罗伯特 盖茨和查克 哈格尔,无论奥巴马在外交上有多大的构想,只要分析一下奥巴马的外交和国安团队,就不难理解奥巴马本人注定不会在外交上有多大作为,即便偶尔想起外交,要么是出于服务国内日程的考虑,要么则是被迫应付。美国多家民调机构的民调数据显示,只有三成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关注外交事务,超过一半的民众表示奥巴马在外交事务上没花什么心思。因此,要想真正理解奥巴马的亚洲之行,还是从美国国内政治谈起。


  有心无力的亚洲战略

  毫无疑问,在奥巴马第一任期掌控亚洲战略的是国务卿希拉里 克林顿,在她的率领下,克特 坎贝尔等一同设计了饱受各方关注的“转身亚太”战略,后修改为“亚洲再平衡战略”,频繁军演、穿梭外交、高调表态,一时间搅动亚太局势波谲云诡,很多国家也因此而蠢蠢欲动。不管怎样,通过这一波的战略运筹,美国不仅成功控制住了韩日等盟友的离心倾向,而且加强了对缅甸、越南、印尼等新伙伴的联系,还让中国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,不得不对美国的亚太战略高度重视。总之,通过实施亚洲再平衡战略,美国一下子掌控了亚太地区的主动权,亚太格局向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偏摆。

  然而,自希拉里离开国务院之后,美国国务院在克里国务卿的主导下将注意力回归中东,受叙利亚局势、伊朗局势和乌克兰局势的影响,国务院更关注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,限制了对亚太战略的投入。尤其是受2013年9月美国政府停摆的影响,奥巴马甚至直接放弃了赴巴厘岛参加APEC峰会以及在文莱举行的美国—东盟峰会及东亚峰会,让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国际影响力大打折扣,很多国家也不禁怀疑美国的亚洲战略是真是假,美国是否真心要实施亚洲再平衡战略。华盛顿的智库和媒体也纷纷批评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战略“言过其实”,美国的亚洲盟友也顿感被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,尤其是那些试图浑水摸鱼乘机渔利的国家,更是不遗余力地把美国重新拉回亚太,拉起山姆大叔的“虎皮”做大旗,悄悄地盘算着自己那点不可告人的图谋。

  对奥巴马来说,尽管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与亚太地区有着天然的不解之缘,但其本人的注意力并不在亚太,而是在美国本土。对于希拉里设计的亚洲战略蓝图,他虽有心支持,却无力实施。在美国国内,奥巴马面临着共和党人的强大压力,在预算问题上受制于政治极化的格局。迫于债务和就业压力,奥巴马不得不启动了削减国防预算和外交预算,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战略收缩。即便在亚太地区增加了军事资源、外交资源和人力资源配置,但像希拉里那样全面掌控亚太,恐怕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奥巴马在多个场合明确表示,在美国没有面临直接威胁的情况下,所有的问题最好通过多边框架解决,相关行动的成本决不能仅仅由美国承担。奥巴马的意思很清楚,即便亚太地区对美国极其重要,在美国没有遭受直接打击之前,亚太的事情最好由亚太国家集体解决,亚太各国应该投入更多的资源为美国分忧,不要期待美国会投入更多资源。

  从这一角度来说,奥巴马的第五次亚洲之行并非像一些智库专家所说的那样意在修补“亚洲再平衡战略”,而是更多调动其他国家的资源,服务于美国主导亚太的秩序。美国已经没有太多资源为亚太国家提供“安全保障”和“公共福利”,那些期待美国撑腰壮胆的国家最好学会自力更生。换言之,奥巴马会讲一些好听的话,但能否真正兑现承诺,还要来日观察。


  核心是TPP

  其实,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最核心的任务是推动“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”(TPP)。奥巴马在第二任期伊始,就把振兴美国经济和重塑美国制造业作为自己最大的执政使命。要想振兴美国经济,就需要为美国的产品开辟新市场,就要为美国的企业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,特别是制定有利于美国的国际游戏规则。出于服务美国经济振兴的需要,奥巴马推动了TPP和TTIP,这是美国着眼于“下一代经济规则”,用美国国内的市场法则和标准来打造更深层次上投资、货物和服务贸易自由化,最终在全球化进程中抢占规则制定权和规则主导权的战略高地,就像二战后美国确立了美元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一样,奥巴马的战略就是要重新确立有利于美国的新经济体系。这是美国的长期战略,绝不是一时之需。

  要想建立这一新经济体系,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。迄今为止,美国与所有12个国家的谈判进展缓慢,加之美国国会拒绝授予奥巴马政府签署对外贸易协定的“快速通道”权限,使得TPP前景黯淡,有关各方都在观望。同时,面对中国经济的强势发展,中国与东盟自贸区面临转型升级的机遇,中国着力推动的RCEP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前不久中国领导人又提出了亚太自贸区(FTAAP)的倡议,这一切都对美国缔造其主导的新亚太经济体系形成严峻挑战。如何为TPP注入新的动力,是奥巴马梦寐以求的事情,也是此次亚洲之行的核心。

  毫无疑问,在美国的新经济体系计划中,日本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,美国希望用美日同盟来迫使日本在TPP上充当先锋和表率。出于复杂的政治经济考虑,日本安倍政府在2013年1月宣布加入美国主导的TPP谈判,对奥巴马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。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,日本力挺奥巴马的TPP,不仅让奥巴马的TPP多了一个重要伙伴,更让美国看到了在亚太地区建立新经济体系的信心,一旦日本与美国在TPP谈判上取得实质性进展,对于奥巴马的亚洲战略是一剂强心剂,它不仅有利于将美日同盟打造成21世纪更为紧密和牢固的战略伙伴,而且对于推动其他国家的谈判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。此次奥巴马访问亚洲四国,希望韩国、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也能采取更加积极的配合行动,对年内在中国召开的APEC会议可能的亚太自贸区规则形成阻击,这也是奥巴马“一石两鸟”的如意计划。

  然而,奥巴马的如意算盘也面临很大阻力。众所周知,日本是一个一贯奉行保护国内市场政策的国家,在汽车、牛肉和其他农副产品上立场强硬,尽管有关研究机构对美日达成TPP协议可能会对增加近2000亿美元的贸易增额,但要想让安倍政府松口而开罪于国内选民,恐非易事。同时,安倍政府也有其自己的政治盘算,特别是企图利用美国急于想和日本达成TPP的迫切心态,迫使奥巴马政府在钓鱼岛、参拜靖国神社、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安全与政治议题上让步。在奥巴马动身之际,日本媒体就爆出奥巴马在钓鱼岛争端上的表态,恐怕也是日本施加压力的结果,奥巴马会因为TPP在这些问题上妥协,但其表态能否得到坚定的执行以及能否持久,还有待于观察。此外,奥巴马也不会完全纵容安倍挑战底线的行动,更不会因此而动摇中美关系的基础,因为中美关系是更大一块蛋糕。

  可见,尽管不排除美日可能会在首脑对话后抛出TPP达成协议的文件,但这一协议能够实现到美国希望的水平,恐怕并不容易。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 赖斯此前认为,谈判工作可能需要持续数周甚至数月时间,表明美国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《华盛顿邮报》也略带揶揄的口气说,希望奥巴马的亚洲之行不是“旅游之行”,而是“制造新闻之行”。

  中国要冷静观察


  对美国而言,认为中国划设东海防卫识别区是一种挑战美国的举动,让美国在盟友那里面子上过不去。为安抚盟友怨言,奥巴马会说一些强硬的话,会在海洋争端和领土争端上摆一些高调,甚至台前幕后地会给这些国家一些许诺,甚至把这些解释为“还中国以颜色”。然而,在洞悉了奥巴马的真正意图之后,中国要在奥巴马亚洲之行问题上冷静观察。毫无疑问,为满足安倍政府和菲律宾阿基诺政府的某些要求,奥巴马会在公开表态上讲一些对中国不那么友好的话,比如承认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、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等,但美国是否会付诸行动,在一些敏感和热点争端问题上采取实质性的协同行动,还有待于观察。特别是美国承认是一回事,这些国家有无能力执行是另一回事。

  实际上,无论美国愿意还是不愿意,中国已经日益成长为一支具有重大影响的全球战略力量。且不论在乌克兰、中东、中亚、非洲等地区和国际问题上,美国必须面对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,单就在亚太地区,美国必须学会尊重一个奋发有为的中国。的确,美国在海上有着强大的力量优势,这一点中国也十分清楚,也并不愿意挑战美国的海上优势。但美国也需要正面对待中国所享有的陆地优势,尤其是在亚太地区,中国是一个天然的地缘政治经济大国,美国要来逐鹿亚太,不仅撇开中国是不可能的,而且与中国对抗也是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。美国要想在亚太建立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新经济体系,是办不到的。即使达成了,没有中国的参与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因此,对于美国在海上放出的言论,中国需要认真听,但不必过于在意。因为只要美国不登陆,对中国就算不上什么实质性的挑战。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奥巴马在登陆亚洲大陆时会说些什么,会做些什么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中国需要真正高度重视的奥巴马到韩国的访问和到马来西亚的访问。奥巴马的亚洲行能否把美国的影响力在陆地上向前推进,是判断美国亚洲战略走向的关键。

  总之,诚如习近平主席所言,一个国家要谋求自身发展,必须也让别人发展;要谋求自身安全,必须也让别人安全;要谋求自己过得好,必须也让别人过得好。奥巴马的亚洲之行为美国利益而奔波,我们完全可以理解,也表示尊重。但是,美国也需要逐步学会尊重中国,尊重中国领导人为中国利益而奔波。中美关系只要秉持相互尊重、合作共赢的互利原则,就一定会构建起一种新型大国关系,这既是中美关系持久和平之幸,更是亚太共同繁荣之福。
发表于 2016-11-5 22:26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中国海外利益研究网|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( 京ICP备12023743号  

GMT+8, 2018-12-17 06:30 , Processed in 0.32760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