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廖政权

原创剧本《人的本色》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1-4 11:0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34集

歌词曲  《知道》

[镜头]  一个大处然的背景“咚”地一声抛出一块砖。

[字幕]  作者  廖政权

[旁白]  故事可能发生在你身边,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。



149  包间里的晚上  #

我一笑,小姐忙挺着嘴向我脸上伸来,我用手挡住她红红的口。我乐着:“哎!这个我见过,我也享受过。工龄不长。我了解到,只有两百零六块骨头,六百块肌肉,八大系统,中医说的五脏六腑。”

马仔从紧闭地口中冒出一句:“你……?”

火生连忙头一扬,眼一愣:“你两个下去。”

这时我才看到火生,生气后的那种横筋与凶气,两个马仔忙出了门,的确是能吓到人。抱着火生的女子温柔地给他一个吻:“帅哥,你真好!”

[画外音] 天下的男人都是帅的话,那就全都不帅了。小妹子,身体健康人安乐,心里健康天地宽。嗨!下一步又来一个什么节目。 *

我倒好两杯啤酒:“来,火哥!咱们今天尽情欢。(我笑着)我是初出的茅驴,得一点一滴的向火哥学习。”

火生心平气和:“老弟!社会实在复杂,我看任何人都不敢说很话,我从来就没有想个要做一个黑社会的老大,是由于公安机关错关了我两天,两天的时间难道我去找它赔。所以我就到了今天的地步。现在我有了后台,下一步我要扩大队伍和装备。”

我笑着点头:“对的!一个人就是要有目标,有奋斗方向。(我乐着)好好的干一番事业。(我振作精神)嗨!火哥我唱支歌给你听。”

火生:“好好好!今天我们以歌会友,提高了我们会见的档次,今后以文会友,以智慧会友,那我们的价值就更高了。老弟!尽情欢,尽情唱,我洗耳恭听,洗耳恭听。”

他们鼓掌,笑着:“欢迎欢迎!”

我忙:“慢!欢迎,欢迎我,就是你任可我啦?”

火生:“当然任可哦!咱们是兄弟一场。”

我乐着点头:“那我说的话你们还是任可哟?我还是站起来,这样气更畅通(大家哈哈一笑,鼓掌,我抠抠头)我唱支哪方面的呢?流行的,还是给我们一点力量的。”

小姐忙:“唱一支给我们一点力量的噻。我的帅哥才好大干一场。”

我哼出一句:“人民战争就是……”我看了他们一眼,他们没有反应“好我就先来青唱一首《邓玉华唱的,主席的话儿记心上》。”时间两分三十秒。突出强调句,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抵地力量、哪怕敌人称凶狂、咱们摆下了天罗地网、要把那些强盗豺狼全部埋葬。我认真地唱了。    他们笑着为我鼓掌:“好!唱得好。”

我说:“人间烟火把我养大。春满人间,福满门。”

火生的小姐说我:“帅哥!你唱得真帅,真潇洒。”

我身边的小姐围着浴巾来抱着我:“我们潇洒一回?”

我坐在沙发上:“我还没有醉。”

[画外音] 嗨!你们咋知道我唱的是什么意思。*

我喊道:“火哥!我心里有一个结,很长时间没有解开,所以我想你给我一招。”

火生慢慢地吐出两个字来:“你说。”我眉头一急皱,看着火生,我还未开口“你现在在想什么?”

我沉重:“我的前辈牺牲了。(火生双眼一鼓煞气盯着我,我也盯着你)成千的前辈是为了我们今天的利益,在我们的前头牺牲了。现在的我不知咋办。”我笑了一下。“其实这是我儿时带红领巾时说的,我觉得儿童时期真好,天真,矛盾心理少。”

火生一边吃瓜子一边说:“是人就有人性,今天做点好事、善事,做点有利于大家的事来补上,我的弟兄们有困难我一样地帮助。”

我做了个江湖上地拥拳相抱(右拳与左掌心相接触):“谢谢,谢谢!谢谢火哥指点。”我也拿着瓜子在慢吃。我说:“火哥!你吃粽子嘛?”

火生:“我吃,每年都吃,我今年还买来发给我的手下。”

我说:“我不完全了解屈原。”

火生:“是个爱国者,有使所有的人平等,天下为公的思想。”

我说:“他也是,为何去投江嘛?”

火生:“我知道,至少不是为了自己而死,是为天下人捐躯。所以千百年来我们要纪念他。”

我说:“你看!我还是嫩了点。”我看着火生,点点头“火哥!我问你个人?”

火生:“你说。”

抱着火生的小姐:“嗯!你不能再给我的帅哥介绍女人哟!”摇了摇火生后,给了他一个吻,对火生说:“是不是呀,帅哥!”

我沉着气:“天皇。”

火生把小姐推开,瓜子一放:“不吃了。”喝了口饮料“天皇!在二战时给世界各国带来沉重灾难……嗨!现在我泱泱大国,谁敢侵略我国一寸土地,老子叫他有来无回。我敢说有百万大军,进入我泱泱大国,算什么?嗨!有这种机会,我都敢指挥千军万马。”

我开玩笑地口气:“嗯!你先说兄弟门在血盆里抓饭吃……”

火生忙:“是呀!”

我看着火生慢言:“你说今天的社会,如果,如果有人把血盆给你打烂了呢?你说!难道咱们都不能生存了嘛?”

火生:“不存在哟!现在哪里还有饿饭的。”

[画外音] 看来你的本质还不坏。可救也。*

火生喊他的小姐:“倒酒!就是这样,有一点酒意,慢慢的喝,要得我们的感情深,就慢慢焖。在这基础上才能说关系好,慢慢找,找那种感觉。(抹了一下小姐的脸)是不是呀!”小姐给了火生一个吻。

我给我旁边的小姐附耳:“你出去,我有事叫你。”

火生乐着:“咋啦!要开始(对小姐)进攻了。”

我乐着:“要开进攻了”大家哈哈一笑。——我要切入正题了,

火生:“没事今天你就尽情地乐。”

我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我是叫小姐去等待我地命令。”

火生微笑着:“好好好!”小姐出去了,我们三人哈哈一笑。

我说:“嗯,火哥!是笑一个人一生要把握得好,才有出息。哈哈,抓住机遇,把握未来。有人认为是机遇来了,有人认为那不是机遇而是陷阱。是不是试别机、机遇还是有点难。”

火生:“对!是这样的,只要你把握好了,你遇到的是坏事,也会变成好事。你聪明过余了,明明是好事,也会是一个坏的结果。”

我感到好笑:“这个天皇咋就认识不到这一点呢?要不是二战,现在它有多么地发达。它就是不信中国人能发出多大的能量来。”

火生精神爽爽:“这点你就不知,它是想要称霸世界,它是侵略它国领土,以人民为敌,不败才怪。是发生在今天我要亲手抓到他。二战一爆发,我们就说最后胜利属于人民。哈哈,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能敌。(我乐着双眼瞪着他,他更自豪)你看!我还懂历史,了解一个开国之君的思想。”我鼓起了最响地掌声。

我说:“对!一个人的‘本能’就有感恩的心,比如这次汶川地震,幸存下来的几岁小朋友,看到每天源源不断的物资给他们送去,他的天性与本能指挥着自己,在就地找出一些废纸写出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来放在公路边,——辛苦了,谢谢!来表达自己地感恩之情。”我瞪着他,“嗨!这不是导演导出来的?”

小姐对火生说:“帅哥!你经通历史,那么有本事,你一定会干出一番大的事业。”给了火生一个吻。

我笑着:“天皇是不是没有抓往好机遇,聪明过余了,以人民为敌,又遇到了毛大爷的人民战争想思,要把哪些强盗豺狼全部埋葬。”

火生:“对呀,就是呀!今天谁敢来侵犯,老子敢把中国的国旗插在他的脑壳上。”

我有点怕火生翻脸,我还是笑着潇洒道:“我们青年人,朝气蓬勃,就是应该把我们的聪明才智运用在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去,用在为百姓服务中去。火兄你一定能干出一番伟大而崇高的事业,你这个年龄的人,去研究一个开国之君思想的人,少。能成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开国之君,我们应该高呼他老人家万岁。”

火生自豪的样子:“应该!完全应该。你看,我们都能谈道这个份上,怎么说我们都是有点水平的人。”

我两手一拍:“嗨!你这一说我应该给你鞠一躬。”我站起来给他鞠了一躬,他当然不知道我的意思。他美滋了。

火生伸手拦着我:“嗯,别别别!我们是扁担挑水——平般人,咱们是与弟兄相称,亲切。”

[画外音] 对了!我的目地应该达到了。 *

我倒了两杯酒:“火哥!我敬你一杯,凭你刚才这句话,我得敬你三杯。我现在才体会到,一字千金,一言九鼎,来。”这时我递一杯酒在火生面前,我将我手中的酒拿在我和火生的眼中间,火生也把酒举起,我乐着,唱着:“亲爱的朋友们,让我们高高地举起杯,挺胸膛,扬起眉。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。啊亲爱的朋友们,让我们高高地举起杯,挺胸膛,扬起眉,光荣属于我们现在的这一辈。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……”我哈哈大笑起来,火生一笑就转变了笑容。

火生醒了。以一种被我懵了的眼光看着我:“好哇?”双眼一直不眨地看着我后“好哇,你敢套我?”

我也双眼不眨地盯着他:“没有哇!我还想要在你门下干个事。”

火生:“你敢和我对着干,给我下套,否我,是不是?”

我观察着他:“咱们不是随便聊,尽情欢嘛?(我看他气得脸色都变了)我,我有什么对不起的,你尽管批评就是,我本来就是来向你学习的。咱们有言在先!我任凭你老兄教诲就是。”

没有喘过气的火生,眼里闪灼着过去的不是,强行收他人地保护费,欧打他人,用刀威胁他人等,点了一下头在自言:“我不是在以老百姓为敌,得到世人地咒骂,在本地区遗臭万年,难道我真是要臭名于世?我是个男人,我咋不知不觉地到了这个地步?后台?后台他又算什么?这个后台他就有问题,我就是一个害民的人,他不但没有帮助我,叫我回头,反而支持我干,继续下去会是什么结果,他咋用老百姓给他的权利反过来害民呢?他得到了我的小费,就以人民的利益而不顾,来支持我,人们到时候怎样看他这个半边人脸、半边狗脸的东西。我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一步?我咋去干这些遇蠢到了极点的事,我们没有靠神仙皇帝,就有今天,就是有一百万个火生都翻不了天。哎哟!今天遇到了鲫鱼,要不我到了断头台都还没有醒悟。如果我要为企业打广告的话,我的广告词就是——DADAO日本帝国主义。”

火生激红了双眼,注视着我,哭笑不得。手轻轻地拿起了酒杯,干脆地一口咽下,喘了一口气后将酒杯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。两个马仔开门而入,只是左一眼右一眼地看。火生盯着他俩。傻了一分钟,再用右手指着我说:“你说!我下一步怎么办?”

我恍然大悟的样子:“嗯!金光大道哇!下一步就是金光大道噻。”

他旁边的小姐去抱着他:“帅哥!你……”

火生双眼盯着她,右手指着她:“滚!你们都给我滚。”小姐和两个马仔都忙出去了。

[画外音] 你是醒悟了,还是仍然与百姓为敌,你不要真的到了断头台,才认识道粗茶淡饭过一生,平平淡淡过一世才是最好的人生路。 *

火生喘了一口气,拿起一个香焦,把皮扒了,微笑着,城垦地把香焦递给我:“老兄!我们重新相交。”

我喜悦道:“相交!我是初出茅驴,需要老兄多多帮助才是!”

火生严肃地指着我说:“你再唱支歌给我听。”

我笑道:“我呀!是脸皮厚了点。”

火生大声:“服务员!拿盆洗脸水来,要一张新的洗脸帕。”

我看着火生认真地样子。我说:“我曾经想过,大家就是命,不能由着自己的性(性子)。大家就是命,要有人的人性。我使用一身的邪术去所得,但都逃不过百姓的手心。我一个人做案,就有十人、百人、千人、万人、盯着我,到时就没有地蓬来我钻。还不如就在人间嘻嘻哈哈过一生算了。人间肯定是不可能多了我一个人噻。我想任何一个人做了那么一点点损人利己的事,或者说别人损了你,迟早就要爆露于世。所以我还是想踏踏实实地存在人间。(我观察到火生像认可了我地说法)我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来了,我觉得我生活得快乐,跟任何人都能相处。”

服务员拿一盆洗脸水进来,忙放在火生面前:“请用!”

火生忙说出:“你用?鲫鱼哥用。再去打一盆来。”服务员出去了,火生看着我。我没洗。

[画外音] 洗个脸还是好,可以调解一下气氛。哈哈!我的脸皮是厚了点,洗一下也好。 *

第二盆水打来,服务员:“鲫鱼哥请用!”我动手洗脸,火生也洗脸。

火生:“洗一下是要舒爽点。”服务员把两个脸盆拿走了,火生看着我,我看着火生,突然地哈哈开怀大笑起来。笑了一会。火生:“你再唱一首歌。我该用什么眼光看你。”

我说:“我只能唱,我小时候我妈教我唱的。”

火生忙:“没事你随便唱我都为你鼓掌。”

我说:“那我就唱两句?”火生闭着嘴,点点头,微笑着。

我唱:“《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》”。

火生笑着:“看来我还得把你看成长者哟!我该咋说呢?是玄之又玄,还有玄之一绝。”

我忙:“嗯!别别别……”

火生伸手挡着我,不要我说,他思索着:“你把我说懵了,你把我唱醒了。”

[画外音] 咋了?看来你成ren呐。想成仁。 *

双眼注视着我的火生亲切:“鲫鱼兄!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。我还有路可走嘛?”

我说:“火哥!你现在的情况,有十人会出十条路,包括你先说的后台,这个后台呀?看咋说,我有时就想,十三亿人就是我的后台,因为我融入在其中了。所以你先说的后台,我还没有必要知道他是哪路神灵……”

火生伸手挡着我:“现在、我,只听你说。”

我点点头:“那好!首先我感谢你对我的信任,世间上生活的人们都是在相互地服务,当官的他在为百姓服务,是人民的勤务员。嗯!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。”

火生瞪着眼睛,亲切地说:“你不知如何说起,就说明你说的多,见识广,能济世活人,使我重新活得新生。你慢慢说,今天晚上的一切我负责,你慢慢说。”

我看了看他点点头:“嗯!这样!就是我们生活在人间几十年,后枕窝是摸得到,而看不到,每一个人都能给自己定一个未来,有利于咱们老百姓。有了目标,路不远。但往往是,到了不同的时期,就有可能产生纵欲,结果就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了。只途方便于自己,这样的人往往盛气凌人,这样不仅害了自己,更是害了那个群体,孩子还没有步入社会,就财大气粗,目中无人。”火生看着我点头“嗨!你也可以做个将军,你觉得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将军这个人如何?”

火生:“他家庭是吃得起饭的,当时要算是个富裕家庭,我有点爱关心我国历史,如果我是当年抗日战争的一员,我会怎么样?朱老总算是富裕的家庭,要不然他能出国学习,他在一渡赤水时说。‘只要革命能成功,建立一个新中国,区区我一个朱德又算啥。’老兄觉得这是……”

我微笑地点了一个头:“火兄!你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学习。”

火生忙:“这个问题我们下一步慢慢来研究,了解过去,了解一个国家的过去,对自己是有帮助的。其实我想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一个有利于人民的人。就老是有一些乱七糟八的事出现在我眼前。”

我忙:“嗯!这就是要我们修,把握主流。”

火生念道:“修——,修——,修——?”我瞪着他,我俩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我试着说:“我们生活在大自然中,万一,你、我被洪水围困、存于废墟之中,这时我们会咋想。假如我们现在就在摸拟一番,我们在思想上就进入那种状态。万一我、你困在了火海中那一瞬间我们会咋想;万一我你处在废墟中,一个昼夜没见到一人,后来看见一架直升飞机来了,我们会咋想。”

火生忙说:“咋想!我会痛哭一场,那是救命!”

我说:“对!大家都是命,何必过于人;做事留根线,日后好见面。”我笑着“遇上一个或轻或重的天灾人祸,咋办,还是要靠我们人与人的相互帮助。我们本来就能想向到,何必非要到了鬼门关后才去知当初呢!我们明天会不会遇到,人在家中座,祸从天上落。到那时如何去抓那根救命的草。又万一发生在从前的‘仇人’面前,他会不会伸手相救。所以在我的心目中,和任何人都可面对,人家又不要你供养他,何必去产生矛盾心理,所以我就没有仇人。”他没有反对,我乐着“小康生活我们早就达到了。但我们也不去奢侈。嗨,古人!跟我们今天一样,说的话仍然多,能流传直今的应该是经言。如助人常乐,知足常乐,利他利己。”

火生:“对呀!我没有去总结过,我都不知道我过去在想些啥。”

我说:“嗨!咱们不说法律那个条款太多,我们再去学四年的法律,也不一定都把法律搞懂,不去犯法。我哇是一个生活简单的人,往往都是想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。我随便找份工作,我一家人都能生活,因为我的生活不高。我仍然能感受到人间美好。黄金地地确确是在泥沙里,你不去劳动怎么会得到呢!先那个小姐,对我而言谢了,如果要去贪,就会、就会无止,有了贪心,就会成欲、壑、永、远、填、不、满。人呀!还是一个黄皮臭也脓,抛尸露骨荒山去,和不回头早悟空!我懒得去为她动心。就是嫦娥,下一步也会给你带来很多、很多的烦恼。”

火生:“你咋知道这些呢?我从来就没听说个这些,我觉得还是有道理。”

我一笑:“嗨呀!愿后树上对对滚,眼前嫦娥不动心。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,那才叫做个爱人。”我们俩笑了起来“据我一个不成熟地了解,有的青年人,能力非常强,结果没有得出个因为所以,事业地成功率就下降了。”我盯住火生“火哥!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对你的下一步我还得给你个一二。”

听晕了的火生,瞪着我:“今天你说的一切还没有使我反敢,请赐教!”

我不客气:“如我是你,明天我个人在家,在一间房子里,什么人都不见,吃点干粮,喝点水。想想过去自己、前辈,想众多数百姓都认可的人物,我们不去想做一个多么高尚的人,我们就想做一个既为我也,也为他人。”

歌词曲  《知道》

[旁白]  呵呵!有点感想噻。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!

[镜头]  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“嗒”地一声引出一块玉。

[旁白]  下一集是我地记录,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。

字数统计  6632

场 次  149 —— 14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2-11 11:4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!!!!!!!!!!!!!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3-16 19:5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来作一次制片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4-4 14:0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35集

歌词曲  《知道》

[镜头]  一个大自然的背景“咚”地一声抛出一块砖。

[字幕]  作者  廖政权

[旁白]  故事发生在你身边,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。



149  包间里的晚上  #

我说:“我们不想做一个我么高尚的人,我们我们就想做一个即为他,也为他我也。即为他人又为我的人,少别人讨厌,不被别人讨厌的人。再想,我们怎样去负出,用自己地劳动和爱心来为别人做点什么。朋友哇,来到世界,做点什么?我们能得到自己的那一小块,要不我们不成了保食中日,不干正事,好吃懒做的在人间走过。我们来时肯定欢喜,去时、去后还被别人咒骂。要是这样的话,我们还不如不来不回去,也不欢喜、也不被人骂。嗨!当年我们的娘子军做出的成绩,你以为是文学家笔下地描写?”

火生真心地一笑:“我们先不是说过吗?把,我们地聪明才能用在服务于社会中去,”

[画外音] 所以说助人常乐,帮助的是别人,快乐的是自己。哈哈,朋友试一下! *

我乐着:“天生我们是有用的哟!”

火生大声:“哥子!我过去谈什么?说的都是打、诈、抢之类的人流,是不像人所做,我不管你今天是有意地改变我,还是无意地改变了我,我明天早晨起来再说。同君一夜话,我下次还找你,请教你我都感到层次不够了。我现在内心地充柿是来自于什么?是来自于和你以文会友。不对!还应该说是以智慧会友。我和过去地人谈,是在地狱里说话。现在我感觉到的是人间天堂。”我看着他微笑地点头。火生也瞪着我“嗨!鲫鱼兄!你看我像一个人嘛?”

我瞧瞧他:“你现在像一个人。”

火生大声“来人。”两个马仔进来,火生瞪着两个马仔,指着我“他,鲫鱼,老兄!以后见到喊大哥。”

两个马仔:“是!”给我鞠了一躬。

火生对马仔:“今天晚上的费,按我们最高标准的两倍支付,今晚地消费现金支付。”火生以一双渴望地眼神看着我“老兄!后会有期。”火生点点头,一个马仔双手给我一个红包。我还有点奇怪地看着火生。

马仔恭敬:“这是我们的行规,请收下。”

我忙看着火生:“嗯!你现在不是直了……”

火生傻着眼看着我:“对呀!”我把红包给他看。他瞪着马仔“底欲。”

我微笑:“我们是好朋友哇!”马仔收回了红包。

火生:“好好好好好!老兄!后、会、有、我、请。”手一招“谢!”点头退两步而离去。

我看着火生离去,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眉头一皱自言:“嘿!立地成佛啦?”我感到好笑,站在那里“你恨着气走了,是行道被炸了,还是要起新路。”一乐“哈!借别人一句话。‘一二三四五,金木水火土;只请本人来,为你一生补’。”   

           

150  去卢伟家的农村小路   #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5-4 08:50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150  去卢伟家的农村小路   #

我拿着录音机,听着曲,刚走到农村小路上,走在一户三间屋的楼房,有围墙的独户人家,有一群人在议论什么,有中年男女大声:“死了,死了。都死了。”

中年女子:“人都死了,咋办呢?”

中年男子:“咋都死了呢?报不报警,还是报警吗?”

我四处观看,左右两边还在来人看热闹,一位中年胖子边走边:“天大的事,不应该去吊死。咋么会去吊死呢?”

一个中等个小伙子说:“他这种人,做了无脸见人的事,人就是一张脸。”乐着“脸都没有了他不上吊就是个死人。”

一个中年人,吸着烟:“命还是更重要。”

小伙回答:“嗨!话是那样说,实际上有些多哪样的人,就是在一气之下干出笨事来。”

一个矮个子缺牙老人:“一个人脸都没有了,就是死了没有埋的人,人就是一张脸,树就是一张皮,树没有皮它能活?我们就要保护好自己的这脸,阎王给你的这张脸。何必要去做乱七糟八的事?”

小伙了乐着:“死了还是好,免得人家咒骂他。哦,人家一样地骂,只不过他听不到。”

我自言:“说些啥哟?我还没有听懂。”

一位花甲女性:“他都五十多岁的人了,上有老,下有小,孙都晓得喊爷爷了,何必去强奸她嘛!把命都搭上了,不值不值。”

围观者越来越多,丧家把门关了,不要人进。一中年女性:“自己死了就算呐,一家人都抬不起头,无脸见人,为了一时的需要,自己短命都还不算,你看,儿孙都得被动地生活几十年,这种事能告知天下人才好,使每一个男人都知道。”

小伙子乐着:“知道了又怎样,有夫妻双双坐牢的,有一家坐牢的,天下人都知道了,今后还不会有人重犯?”

一个吸烟的小伙子:“还是该报警。”

气愤的一位年青人,穿一件补丁衣服,卷着裤、袖、骂到:“报警,咋报?一个人在家,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上吊?噢!是由于强奸别人,被人发现,无脸见人,人格都没有了,还要什么命呢!所以吊死了,该!”

小伙玩笑到:“何必!一个人堂堂正正做人,有的是机会,哪里会没有机会,机会多得很。自己有老婆,慢慢地想受你的夫妻生活。生活充满着阳光。”周围人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一个中年人指着小伙:“就是你地话多。”

穿补丁衣服的年青人:“我们想一下,如果他是个女人,别人不择手段强拍她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,就是对别人地侮辱,自己人格都没有了,就是死有余姑。”笑着说“现在死者家属最大的愿望就是求人能帮他把短命者送去吃火化霉素(火葬)就不错了。怕出钱都没有人帮他。嗯!其实他还是个明智的,死了最好,世人骂他,不知道。”

我左右一看:“哎哟!有百多人吧?”

[画外音] 我大概听懂了你们的意思,我还有事。 *



151 卢伟家的田间   #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25 16:3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8-29 09:4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151 卢伟家的田间   #

我还未到,看着农村广阔的天地,我哼着:“我们的家乡,在希望的田野上……”

画外传来:吵架的声音。我抬头一看,有一百米远,是卢伟一家。卢伟,高个子光亮的头发,拿着刀,大声到:“老子砍死你,你对的给老子过来,你看老子敢不敢砍你,你这个老娼妇,你这个老寡妇,你真是寡妇心肠,敢把你土里地草扔在路上。”我盯住卢伟和被骂者。

[画外音] 哇!我看清楚了,是卢伟和父母在一起,骂的人是二姑妈(过了花甲)。我还是站在这里,远远的侧对着你们,我还不好意思跟你打招呼。 *

我在远远的路边蹲着,卢伟的父亲高个子,气势汹汹:“上面就是老子土,你把草扔在路上,以后我土里的草就多,你老娼妇白活了几十年。”

我自言:“呵!你骂你的是你二姐,那样骂?”

卢伟的父亲骂到:“你只途自己舒服,不怕别人痛苦;只途自己满意,别人还是很累。”

我自言:“哎呀!这样子骂人,流氓行为,姓卢的,你在自己的老姐子名下耍流氓。我记得你的老母亲应该还在。只有你才骂得出口,也只有我才能这样骂到。”

卢伟的二姑:“兄弟!这个草我要拿回去,晒干做饭用,往年大家都是这样做的,你们还不是把草扯来扔在路上,然后拿走,这个草我刚扯的。兄弟!你认为我不对,我改就是。你骂我无所谓,别把老妈气着了。”

卢伟的父亲骂到:“改,怎么改?草米子已经掉在了我的土里,咋改。”

卢伟的二姑:“草在路上,没有在你地里,你看吗!”

卢伟:“当然是在路里,是在我地里老子不杀你。”

二姑:“这个草哪里有米子哟?全是我刚才出土的嫩草。”

卢伟的父亲:“你想吃嫩草,我才是想吃嫩草。”

我蹲在那里自言:“哎呀!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,你还当了几天干部,组织培养了你几年,退休后咋成了这个样子?”

卢伟的父:“你还以为你是嫩草,是嫩草我都不要。你以为我小时候你背了我,抱了我,喂我的饭,今天我都要瞻养你。你这个老娼妇。”

二姑气得流泪:“兄弟!老母亲还在我那里哟?你那样说你的姐子,妈只喂了我们两姊妹。姐子六十多岁的人了,随便你骂,无所谓。你还记得起你小时候我背过你,组织培养了你那么多年,你是有觉悟的人,你那样说,看你把老母亲放在什么位置。”

卢伟尖嘴发出骂声:“你寡母子,你的男人死了这么多年,我一家人帮助你少?你这么不懂事,你给老子祖宗三代都不懂事。”

我突然一笑:“也包括了自己。”

卢伟的父:“你给老子搞怪了,越来越不像话,老子好久都想骂你娼妇一顿。”

卢伟的二姑擦了一下泪水:“兄弟!我是你的姐哟?你都是六十岁的人呐,骂自己的姐子不该这样骂,再说老母亲都还在。”

卢伟的父亲:“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兄弟,你就不应该把草扔在这个路上。”

姐子:“你扯的草还不是把它扯在了这路上,今天你一家人又闹鬼了,老母亲还在,你骂我不要仅,你们把老母亲放在哪里。”

兄弟:“老子不是看到老母亲名下的话,房子都要给你狗日的翻转。”

[画外音] 我该回去吗?嗯!也不对。算了,再看看,他们真的是因为那小事居然连几十年的亲姊妹都不认了,还把老祖宗都骂了。*

我站起来,慢步走近他们,我更多的时间盯着卢伟的姑妈,当她看着我时,我给她挥了手,二姑妈拿个筐,把路上仅有一大把草捡起就走了。

卢伟的父:“你看老子不收拾你,今天,今天算了,老子是还不服气,在这个地盘上,你还把我恨着了。我才是这个地盘的地皮。”

我自言:“还是流氓。”我摇摇头。

卢伟的父:“这个地盘我说了算,你算啥子。妈我都不认的。哪个敢在我面前撤眼。”

我一摇头好笑地自言:“你看我好大一个人,天下就只有我敢这样骂我的姐。”

卢伟父:“你敢和老子对嘴,今天我高兴想骂你一顿。”卢伟的姑妈回家了,吵骂声停了。卢伟家人也回家,我走近了这个群体,在卢伟侧身时,我咳嗽了一声。拿着砍刀的卢伟才看到我在后面。我给卢伟挥手。

卢伟:“鲫鱼,你好!”



152  卢伟家  #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9-13 09:3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152  卢伟家  #

[画外音] 我实在不知说啥好,我的情绪还没有调整过来,成了相识无言。*

吃饭时,边吃边说。卢伟的父亲还是很热情地对我说:“小伙子!现在在做什么工作?”

卢伟:“做什么工作?当老板了,我们一起读书的我才是一个帮帮匠,那么多考上大学的不一定有你的收入高。”

我微笑后:“个人的收入标准不一样,有的人获得的是人民币,有的人获得的是书本知识,有的人获得的是思想,做人。”

卢伟的父亲热情:“对对对!一个人一生主要的就是要学会做人,要做一个好人,一句话,同样一句话,从一个人口里说出来,就可以定乾坤。从有的人口里说出来不但起不了作用,反而使人家看你不起。比如,说个‘你好’,从有的人口中说出来它就是更中听。不同的场活,有不同的心情,但你说的话要使人中听,千万不要带情绪,要会尊重别人,就是别人骂你,过一会打个招呼仍然面带微笑。也就是说,别人可以骂我,我没有必要骂别人。”我盯着他点点头,认真听“别人说你好,也好。骂你也好,他不一定非要把你怎么样,所以你何必去认真呢!”

[画外音] 嗨,很有道理嘛!我听你说得,我听了先你像流氓一样地骂你二姐,和你现在说这两句,简直是两个人。哇!有人说——半边人脸,半边狗脸。可能就是这种人吧,管他的哟,取其别人的长处。 *

卢伟的父亲:“如果招呼领导要说‘领好!’这又要高一个档次,这点你还不懂。”

我点点头:“谢谢指导,一字千金。”

卢老辈:“就是普通人同样办一件事,有人一句话就办好,别人这句话它就有那么中听,那么地感染人,人家会尽心尽力为你办事,还不要报酬,就是使人感到可爱,所以人家愿意给他办。这里不仅要有说话的水平,而且还有说话的艺术。有的人出很多钱还把事情越办越复杂。别人有困难,真心的帮助别人一下,千万不能伤别人的自尊心,有的人先帮助别人很好,然后一句话就把事情搞糟了,这就是祸从口出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哎呀!我跟你们年青人在一起,话就多,总想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,使你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做得更好,能得到别人的认可,当然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是自己会尊重别人。做好事不一定是钱和物,很多时候就是一句话。伤人一语犹如刀割,一句话也可唤醒一个人。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你给他一百块钱,那不是好事,反而使他更加依赖。如果我们语重心长的把问题帮他解决了,能把他变成一个勤劳的人,这样所带来的才是一生的财富。所以我们不要做什么东西都用钱去开路,有时候你给别人的钱,别人也认为你虚伪。”我看着他点点头“小伙子!一个人说话是一门很好的、艺术哦!”

我点点头:“老辈‘说’……得十分的好,佩服!授人点滴之恩,当涌泉相抱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,听到你的前前后后,给我地感觉,我听了你这一段,像一个有帝王才,而不求帝王位的人。你真有本事。”

卢老辈:“你是个体老板,处处要站在客户的位置去买回来、卖出去,你所得的是那么一小块,要把自己与客户融为一体,你有了这样的思想。在客户面前你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才表现得自如,使客户感到亲切、可信、可交、反过来你的事业就兴旺发达。”

我微笑着: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求学高。谢谢!谢谢老前辈地指教。”

[画外音] 这话说得实在,这话怎么从你口里说出来呢?先前你骂你的亲姐姐,你什么都骂得出,是仇人也不会那样地乱骂噻,我还只有用两个眼睛来看你。*

卢老辈拍拍我的肩,亲切的说:“小伙子!要多干工作,少说话,才是上上下下都喜欢的,工作不是说出来的,是要靠人做、做出来的,你看卢伟在他们单位,干地工作就是比别人干得好。一个人,本职工作都干不好,任何人都讨厌你。”点点头“小伙子,记着吧!我说的,没得错得。”

卢伟自豪:“我老爸到处都去过,原来在单位说话都是有份量的,我老爸说话很有道理。我们企业原来三个中层干部干地工作,现在我一个人干都轻松。所以我在我们企业说话还是有份量。”

我看了他一家人还是带有点情绪。我说:“刚才听了卢老辈的话,是个人;不,是个行家,值得敬佩,值得敬佩。”

卢老辈:“你们年青,你们要学会处理人际关系,处理得好,大事可以变成小事,反之易然,是不是。有时办事就是一个动作,一个微笑,就把事办好了。一个人在社会上生活就要尊重别人,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激动,这样的话,有时会造成严重地后果,没必要,反而使自己生活在烦脑中。”

我点点头:“谢谢!我准备走了。”

卢伟:“晚上不走。“

我说:“晚上走更感觉到大自然的美好。”我多谢了他晚上我就走了。

[画外音] 我还没有搞懂这家人,说理说得条条是道,他又痛骂乱骂,像流氓一样对待自己的姐姐,看当时的场面姐姐还更懂理。算了我还是回家,嘿!我还是要去想一下。 *



153  我晚上一人慢步在大街  #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9-24 13:2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153  我晚上一人慢步在大街  #

我慢步在郊区城南街上,想:“卢伟、你一家人的故事与众不同。”

四位青年壮汉过来把我围着:“兄弟!没事,哥几个今天还没吃晚饭,想请兄弟考滤一下。”

我才抬头一看,周围没有其它人,我摆了一下头,感觉没有清醒的样子,转过神来:“对不起!我刚才在想一个问题,哥几个刚才说的啥?我没听清,如果需要我帮助的话,请再说一遍好嘛?”

矮个子小伙手里拿出一把刀乐着:“没什么!给点烟钱就是。”

我说:“你找对人了,我,鲫鱼,外地人。在贵地做生意,我就是卖烟的,要多少?”

中等个子说:“伍千,伍千就不要我们动手噻。”

我多少还有点紧张:“是一个人伍千,还是四个人伍千。”

他们争着说,高个子伸手拦着他们三人,对我说:“一个人伍千,听清楚了嘛!”

我反而不紧张:“那我只好打电话喊‘它’送来。”

中等个子有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忙说:“哪个送来?”

我说:“1(幺)。我家人。”我指着自己。“我,鲫鱼的家人。”

中等个说:“幺啥子?”我一下笑了。

[画外意] 我的家人,啥子家,国家。1(幺)啥子,幺妹。*

我微笑着一边按下了录音机地录音键,一边摸手机:“我幺妹,就是家人,比我小五岁,所以我叫幺妹。”

我刚播手机号,高个子说:“你,现在把钱拿出来,就是一个人伍千,如果你要打电话送来,我们一个人两万。听清楚了嘛?”

我微笑:“我身上只有点零钱几百,我打电话几分钟就到。我的钱都放在家里,存银行还误了我的时间。我是外地人,在贵地做生意;有了钱,用钱也费神。钱财如粪土,仁义重千斤。”他们点头。我有意地背着他们自言。“哎!不知他们肯不肯交我这个朋友噢?”按了个110,我侧身看见他们四人在点头,我微笑了一下:“喂,老婆!你马上给我送八万块钱过来,我交了四个朋友,你马上打的送过来。…… 是,是我救,求兄弟们办事。”是我站在四个家伙面前打的电话。“救我,的生意。”四人点头,我笑道。“噢!对不起!我,鲫鱼,亲爱的国民,向你请示。好了,等会我给你赔个不是,亲爱的。听到了我地陈述就知道了噻,我在城南加油,前一百米,要带上东西(枪)。…… 噢!我这个穿白衬衣的矮个子男人会恭手相迎。OK。”我按了一下手机个空位,手机仍然开起。

矮个子小伙:“嗨!你俩口子还多幽默。”

我说:“我们(110)是,不好意思。”

中等个:“你也气管炎。”

我说:“没办法,很多时间我都怕它(110),有时候少不了它。”

中等个子的络腮胡指着我:“哈哈哈!他怕老婆。”他们四个都哈……

中等个:“嗯!刚才你说国明?”

我说:“对!国民是我家的主任,个人各地方的称呼不一样,我怕它,这样喊更好。”

高个子:“兄弟!我看你还是个明白人。嗯!你说话地声音咋像本地口音?”

我说:“我在贵地生活了快十年了。十年了,喜欢这座诚市,就爱模仿这个诚市的点点滴滴,有了两个子儿,还是想交两个朋友。”

[画外音] 110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咋办,它至少应该知道这里发生了治安事件。我得注意说话,在有两分钟不到我咋办。我靠近他们。 *

高个子:“这样嘛!你干脆给我们十万,以后你有什么事,我们给你摆平就是。在这个地盘上,我们说了算。”

我拿开起110手机的手擦脸:“我拿十万块钱给你还是可以,如果是十万块钱交你四个朋友值,我前几年就只故找钱,还没有一个朋友,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孤单。”

中等个:“先该得你屋里去拿。”

我说:“就是,该在屋里去拿,可以做个客喝两杯噻,这次就算了,好嘛!我们交个朋友,只要你四位哥们不闲气我,我们后悔有期。”

歌词曲  《知道》

[旁白]  呵呵!请谈点感想。我抛出的砖引出你那块玉了吧!

[镜头]  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“嗒”地一声引出一块玉。

[旁白]  下集是我地记录,可能发生在你身上。*

字数统计  6888

场 次  149 —— 153



第36集

歌词曲  《知道》

[镜头]  一个大自然的背景“咚”地一声抛出一块砖。

[字幕]  作者  廖政权

[旁白]  故事发生在你身边,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。



153  我晚上一人在慢步大街 #

我说:“就是,该在屋里去拿,可以做个客喝两杯噻,这次就算了,好嘛!我们交个朋友,只要你四位哥们不闲气我,我们后悔有期。我现在就喜欢喝酒。你们先拿到八万用上,算我欠你们两万,该可以。”小伙子点头“电话我都打了,未必我又重打。问题是现在它(110)已经带着东西(枪)出们了。钱我放在家里的立柜底层伸手就拿到。”

中等个子眉头一皱:“嗯!不,你马上通知她到郊区,市郊村小公路上。”

我忙:“它哪里知道市郊村在什么地方?”

高个子:“对!她不是打的出租嘛?司机找得到。对,马上通知她,我们马上走。”

我一笑:“好好好!是一会事。”我假按了一下手机,还是110的号。“喂!我鲫鱼,我先不是跟你说了吗!你现在在哪里。…… 哦,你上了车,你不知到。你给司机说我弟兄有点事要到市郊村,你直接到市郊村。”我放下手机问“市郊村什么位置。”

高个子看了一眼他们:“上小公路就是。”

我拿起手机:“懂起了噻。等一会,马上到。好。”我假关手机,自言:“等一会马上到什么意思哦。”

高个子在招停了一个出租,手招呼大家:“上车,上车。”小伙把刀放进了兜里,我们五个挤上了车。



154  市郊村乡村公路上   #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2-9-24 13:3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154  市郊村乡村公路上   #

车在大小公路的三叉口停了,我拿出钱来,有意地摊在手里给他们看,只有点零钱,我递了一张贰拾圆地给司机:“司傅不补了。”

能见度不助五十米,他们带我往小公路走,我多少还有点怕了,我拿着开起110的手机擦脸说:“其实没有必要,在这个小公路上,和大公路是一样的,我每说一句话你们都听道。”

络腮胡子:“你不准给我耍心眼。”

我说:“你们扔我在这里,我就得饿死。”

我们走了离大公路有30米远,来了一两出租车我看了一眼后就不敢在看了,高个子强拍我打电:“问是不是她。”

本来就开起的110我假拨了一下:“我鲫鱼,你到了哪里。哦!我们刚到小公路。好嘛!”我跟他们说。“它到了我们先那个城南加油站。”

出租车开过来,他四人在公路两边,小伙子右手握着刀把车拦下,车还未停稳,我喊道:“我鲫鱼,都来啦!”四人围了上去,车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姓司机,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姓。

司机说:“我家就在前面,本村,我们回家,你们走哪里。”高个子招手要她走。车慢慢走了。

我说:“是、不是它们,它们在加油站,过来一样的要几分钟。”

络腮胡子:“幺妹,小心点噢!看活鬼吻你。”

小伙子对我说:“我以为开车那个是你老婆哟?”

我说:“我的老婆是老态婆,她哪里会去学开车。”

小伙子说:“该把这两个女人拿下。”

络腮胡子“别忘了我们的任务。”

来了一辆农用车,快速开来急煞在我们跟前,车厢里站起来几个人:“不准动,警察。”啪啪两声枪响。我惊呆了,他四个也惊呆了。远处又传来啪啪两声枪响。警察:“手抱头。”周围都是警察。我一边举手一边看他四人,四人也只有抱头缴械“谁是鲫鱼。”

我忙挥手:“我,我是!”

警察从车上跳下来,喊四个家伙:“站一边去,好家伙!”

我站在一边,刚才开出租的女司机和三十多岁的女士,拿着枪出现在我眼前。警察问我:“几个。”

我说:“就这四个。”又赶来几个持枪武警。

察警:“好全部落网,铐上。”

[画外音] 嗨!就这样结束战斗?嗯!就完了。*

察警找出了小伙子身上的刀:“你胆子不小。”

四个从高到矮站成一排,在车灯地照亮下,我才看清了四个的模样。我的口嘣地一声:“慢!这四个人在车灯的照亮下,你们看!横看山顶侧成峰,大小高矮各不同;今天晚上遇见我,生死就在一念中。”警察突然笑了起来。

女司机:“你还有兴趣作诗?”

我感到好笑地对四犯:“这就是我给你们说那个1 yao,110的1。只要一‘邀’就来。嗨!一邀就到。我还喊它(110)带上东西,这些话你就是听到的。”我指着警检“你看他们带来了。招之能来,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。呵呵!”一警察给了我一个微笑。

察警:“带走!”我也一起上了中巴警车。



155  警车开回的路上   #

一个警察招手要我上他的车,我说:“我就跟他们一个车,好好好!我就上这个车。”跟罪犯一个车。

戴上手铐的高个子:“警察!我可以说话吗?”

警察:“说什么?”警察们互相对眼后。“你说!”

高个子对我:“嗯!你咋……这个办法,是咋的。”

我说:“我哪里有办法哟!在两小时前学了点,我才回家就在慢慢地想、琢磨、悟。刚想到我会不会做你们做的这种事,如果我来做这个事别人会怎样,会用什么办法。我就换了这样一个位置来思考,刚想到这里,你就来试一下,我们合作就表演了这一场。就算你比我聪明点,你逃脱了我的目光,哪里是你的容身之地?”我指着警察说。“未必到那里(狱中)去过一生。”

高个子低着头:“惭愧。惭愧。”

我感到奇怪地眼神看着他:“惭愧?什么意思?”

高个子:“没脸见爹娘。”

我瞪着眼:“没脸见,什么意思?”

高个子:“无脸。”

我说:“哦!没就是无,无就是没;没脸就是无脸,无脸就是没脸;无脸没脸,没脸无脸;无就是没,没就是无;没脸无脸;无脸没脸。哎呀!都是一回事。”

警察笑着说:“你说的哪个绕口令。”

我说:“其实是一个意思,我的语文水平差,一时还转不个弯。”



156  我家的晚上  #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中国海外利益研究网|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( 京ICP备12023743号  

GMT+8, 2018-10-22 07:50 , Processed in 0.2964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